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风云传

搜索
 找回密码
查看: 1216|回复: 2

[原创文选] 说好的浪子回头呢!(逍遥谷八卦周刊)

[复制链接]

63

主题

125

帖子

3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98
QQ
发表于 2015-11-18 01: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好的浪子回头呢!

*一个开了二周目的未明儿,一周目走的龙王线。

师父总说我很有天分,每次指点我们师兄三人之后,都会教我一套新的武学。
不过其实我不喜欢练功,尤其内功,也不喜欢打杂。催着我玩命练功的因素有三个:第一个是睡梦中总有一个声音对着我唱洗脑神曲:埋头苦练成盟主~游手好闲变乞丐~其魔音穿脑程度堪比一朵小花啦啦啦;第二个是如果不好好练功,每次被二师兄追遍整个逍遥谷要求切磋之后,都会三天下不来床。

二师兄通常是这样的:
你练得有问题!让我来大发慈悲指点你一下!
不过这话听听就罢了,要是真问他哪里错了,他八成会翻着白眼说太像那个臭老头啦!反正是对是错能打赢不就行了吗!

后来慢慢的,二师兄打不过我了。
废话,我飘香楼剑圣之名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打得赢其实也没什么好。

记得开少年英雄会之前,打赢二师兄他还会似笑非笑啐一口说小子进步的挺快嘛。
结果少年英雄会之后,只要打赢他,半夜起来我就一定能看到他在屋外练剑。
这特么谁还敢赢!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第三个原因。
讲真,我简直不知道除了好好练功以外在谷里我还有啥事儿可做。
难道天天就负责瞎眼吗?!

我其实是能理解大师兄和二师兄感情比较深这种事情啦……
毕竟是大师兄把二师兄捡回来(咦,说起来我也是被大师兄捡回来的……),然后也是大师兄把二师兄拉扯大的,据说连二师兄的睡前故事都是大师兄讲的……
但这并不能影响我抓着徐大跪求墨镜的决心。

所以二师兄决定离谷的时候,我特别不能理解。
倒不是没见过二师兄因为大师兄的名头郁郁寡欢的样子,也不是没见过七夕的时候一个人喝酒的二师兄。
可是说实话,面对我们的时候,大师兄的性子简直不能更温吞了,不管他暗地里学了多少东西,在江湖上有了多大名头,从来没见他主动提过。
而且天天上山打猎采药,在谷里洒扫劈柴,干得比我和二师兄都多些。
总觉得……哪怕别人眼里我们不过是“谷月轩的师弟”,可是在大师兄眼里,他自己只是“荆棘和东方未明的师兄”。
行吧,也许是“荆棘的师兄”。
我知道我就是个充话费送的。
       
然而,不理解归不理解。
我还是跟着二师兄一起走了。
因为二师兄这个人呢,当你不和他站在同一边的时候,哪怕你的立场再正确,行为再无可挑剔,说的话都是金玉良言。
也并无卵用。
对付这种教科书级别的傲娇,必须要表现出那种“二师兄说得对啊二师兄最伟大了二师兄小弟就靠你保护了”的态度。
然后让他施舍一般挡在你面前,还要回头啐一口说就你事儿多。
你就能看到他的好感度哗啦哗啦往上涨,就差在头上开朵小花儿了。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们才能聊聊天。

玄冥子不太信任我。
很简单,入谷第二年十月我根本没去找他。
什么绝世武学啊,你这么王婆卖瓜你麻麻知道吗?
出掌距离又短基础伤害又低还不带连击,放的那个毒只能说聊胜于无,本少侠有唯我毒尊你造吗?
当时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还跟我们三师兄弟打了一架。
他一掌击来的时候,二师兄挡在我面前。
幸好师父及时赶到,喝退了玄冥子。
真的是喝退。
因为师父也不忍心下手。
哎……我大逍遥派正宗传承一个个都是白莲花滥好人,找谁说理去。

还是回到当下吧。
我在谷里就觉得自己是充话费送的。
在天龙教就更觉得自己是充话费送的了,玄冥子天天防我跟防贼似的。
就连二师兄都有点儿奇怪,曾经私下里问我,我为什么要跟着他走。
我挠了挠头,问他,你为啥要离开逍遥谷?
二师兄其实当着师父师兄的面就已经说过了,但还是看在我是他脑残小弟的份上难得好脾气地又给我解释了一遍。
他说,他不想跟在大师兄身后,不想别人提到他的时候,说他只是谷月轩的师弟。
我嘴里嚼着草根——说真的,二师兄这习惯动作挺帅——笑眯眯地表示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偷偷跑去格斗场吗?唐门和八卦门那两个脚男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还说我是你的跟班。
二师兄顿时就不说话了,脸上阵红阵白,特有意思。
最后他憋出一句,呿,那你还跟我走。
我继续笑眯眯地表示,因为你是我二师兄呀,我不跟你走该怎么办呢?
二师兄自动把这句话理解成我不跟他走我自己该怎么办,别别扭扭背过身去,没说两句话就落荒而逃。
啧啧,绝对是脸红了。
其实我想说,要是我不跟他走,他该怎么办呢。

幸好二师兄未曾听到西门峰说他永远只是个输家,没人会注意到他,因为他一辈子都超越不了大师兄。
否则……否则我分分钟拔剑上去秒了丫的。
敢刺激我家二师兄!我逍遥派的人也是你丫能看低的!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老子六脉+残花能秒你满门!
傅剑寒拦着也特么没用!
玛德,越想越不爽,哪怕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我还是满肚子火。
天凉了,明天就去给天剑门灌毒药!
哦不对,似乎还没有毒药可以灌……那就去暴揍西门峰一顿,反正只要说有架可打二师兄一定会去的╮(╯▽╰)╭

玄冥子问我们,怎么才能让别人俯首听命。
二师兄说,打,不服再打,打到他们服为止。
我笑了一声,没说话。
玄冥子得意洋洋地描绘着用唯我独命丸控制各大门派的美好图景。
二师兄却心不在焉地看着我。

等玄冥子走了,二师兄问我。
臭小子,你笑什么,找打么!
喔,我眨眨眼,二师兄,你真觉得打到他们服是最好的法子啊?
那当然,男子汉大丈夫,就是一个字,打!
哦……那,师父和师兄揍了你这么多次,你服了吗?

二师兄三天没和我说话。

直到我端着一盘红豆饼进了他的房间。
二师兄,我亲手做的红豆饼哦,我可是当过厨神的男人呢!你快尝尝!
二师兄别别扭扭带着“给你个面子”的态度拈了一块吃了。
你怎么知道……他欲言又止。
二师兄你还记得我们在谷里解珍珑棋局的事吗?
记得啊,全谷人围着一块棋盘抽风一样又哭又笑,我还以为我早上醒来的方式不对。
喔……二师兄我和你说啊,那时候,师父觉得他这一生超失败,师弟反目,师妹嫁给别人,一事无成,生无可恋;我觉得我永远都成不了小虾米那样的大侠,简直想自我了断;大师兄呢……
我停下不说,看见二师兄耳朵都竖起来了。
但我就是不说。
二师兄终于不耐烦,横眉竖目瞪我一眼,说,你其实还是皮痒了吧!
大师兄说,他真的没有偷吃你的红豆饼,还怨念你为什么不记得他喜欢吃的是绿豆糕。

二师兄又是三天没和我说话。

后来我们征服了各个小门派。
最后一站是逍遥谷。
大师兄一见我们眼睛都亮了,第一句就是阿棘,师弟,你们终于回来了。
我斜眼觑二师兄,他面部肌肉都在抽搐。
真打起来的时候,大师兄怎么都不肯还手,他说,保护师弟,是师兄的责任,师弟犯了错,导正师弟,也是师兄的义务。
这个人果然还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老胡骂我们狼心狗肺。
他说师父病得很严重。
我看见二师兄拿着刀剑的手一直在抖。
可是终究也没有放开。
最后大师兄倒在我们面前,艰难地支撑着身体,是个半跪的姿势。
你吃药啊!谷月轩!师兄!求你吃药啊!别逼我们!
如果不是我看得到二师兄的脸,我会以为他哭了。
我摇了摇头,走上前去,一掌打死了大师兄。
第二掌打死了老胡。
病重的师父强撑着走出门,他看上去老了许多,还没说出两句话,就扑倒在地上。
我看到玄冥子的脸色也精彩极了,绝不能说是难过,却也不是全然的快意。

二师兄说他要杀了我。
呵呵,你该担心的是自己。

二师兄在谷内一个人站在水边亭子里发呆的时候,玄冥子找到了我,说荆棘早晚会替师父和大师兄报仇的,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他现在对我的信任早就爆棚了。换句话说,我们是某种意义上的生死之交。
呕。
我深深怀疑他当年伤到眼睛的时候也伤到了脑子。
当然我不会表露出来,事实上,在别人面前隐藏情绪对于我来说太简单了。
我点点头说好啊,师叔你来安排就是。
只有一点,尽量在天龙教外下手。
他问我为什么,我笑了笑,说在教内下手虽然方便,然而万一被其他人发现,二师兄叛教的事情一定会让师叔在教内的威望受到影响,对我们的大计不利,不是吗。

玄冥子带着我们去了青城山。
好歹紫阳子比较听话,这也算是半个自己的地盘。
二师兄被包围的时候,只看着我一个。
一刀杀了紫阳子,却被我们趁机打得伤重难支的时候,还是只看着我一个。
我到地下会向师父和师兄磕头赔罪的!在此之前……我一定要清理门户!
他字字带血,撕心裂肺。
我笑笑,你称霸武林的雄心壮志我会帮你完成的。
最后被我一掌拍中心口的时候,他眼里有不甘,却也有解脱的笑意。
我曾以身作为蛊王的容器,血脉里流动着的是解毒良药,却也是人间至毒,玄冥子传我的毒掌被我练出了更加特殊的毒质,连他都解不开。
二师兄并没有马上就死,他要痛足三天三夜,才会断气。
我要送他回逍遥谷。
玄冥子皱眉,问为什么。
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的二师兄,应该与师父和大师兄埋在一起。
我看到玄冥子眼里怀疑的光,我对这眼神太熟悉,因我曾在漫长的岁月里从镜中见过太多遍。
学不会信任的人,没有人可以信任的人,眼神深处永远都平静不了。
我可以服下唯我独命丸。我对他说。否则想来你也不会放心将来让我当副教主。
小小一颗药丸拈在指尖,我并没有半分迟疑,扔进口中,咽了下去,然后带二师兄回到逍遥谷——他已经痛得连骂我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一次玄冥子没有跟着——他不再怀疑我。

我返回天龙教之后,我们杀死了龙王——这男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众叛亲离,狂呼奔号,形如疯癫。
那位置居然能把一个人变得如此可怖。
我到底为什么曾经想要坐上去,还一坐那么多年。

杀了龙王之后,我微微笑着,站到了玄冥子对面。
师叔,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不会是你。
你——你怎么敢!你明明服了唯我独命丸!他目眦欲裂。
我当然敢呀,我笑眯眯地说,因为我有解药,我有五毒宝典,我是沈澜的朋友,喔,对了,沈澜其实没死。
“你们为什么不帮我,我们都有解药,为什么你们不帮我!唯我独命丸是不可能完全解除的,是不是他骗了你们!是不是!”
玄冥子环顾四周那些武林人士,依旧是难以置信的。
喔,因为好歹我与他们之间还有刷脸喝酒互送虎鞭熊掌古玩兵器甚至小黄书的交情呀~至于那些没什么交情的,你放心好了,在我们决出胜负之前,他们不会站在任何一边的。

玄冥子哪里打得过我。
最后,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对他说,下去之后,记得好好向我爹赔罪。
还有,唯我独命丸什么的,简直不能更难听。

我走向龙王的位置,却并未坐下。堂下有人歌功颂德,说我会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夏侯非站出来,说我会不得好死。
而唐门那个老头儿拿年芙蓉威胁他,直到他几乎咬碎一口钢牙,深吸了一口气——
闭嘴吧,我不想听你说我文成武德泽被苍生。
我看着他一口气被噎在胸膛里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
自己上阵演了半天戏,总算值回票价。
我伸出手一个一个点过去,绝刀门、长虹镖局、百草门、毒龙教、铸剑山庄……啊任兄你不要苦着一张媳妇脸看我,我又不是仙音姐姐。好啦,其实呢,你们吃的不是什么唯我独命丸,就是我搓出来的泥丸子而已。
以他们放松的叹息声与难以抑制的呕吐声作为背景音,我又补充,不过唐门八卦门和天剑门三家的药是真的,但放心,我会按时给你们解药的,只要你们做个好人。
我笑着对西门峰说,我知道你本来就算是个好人,但没办法啊,我看你不爽。
说实话他们的药也是假的,我就是想吓唬他们一下而已。
毕竟我要走啦,总要惦记着按时给他们寄解药也太麻烦了。

这个时候夜叉来报,说天王和中原武林打上来了,还有……
她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精彩。
还有……逍遥谷的……谷月轩和……荆棘。
行,我知道了,我挥挥手,散了吧,都散了吧,正派就出去演你们的相见欢,天龙教的就赶紧收拾细软跑路吧。
讲真,我其实挺佩服天王的。
他太特么能藏了,莫不是属乌龟的吧!
我就不懂了,我以前潜入少林没找到他,让风吹雪带着我潜入洛阳英雄雕像地底结果他也不在,这时候他呼啦一下就冒出来了,还说服了所有的武林正派!科学吗!有这舌灿莲花的本事他不早让少林寺那群脑子僵掉的大灯泡把他放掉了?难不成他是让乾达婆和紧那罗用了美人计吗!
不过此刻可不是见面的好时机,于是我愉快地开溜了。

我一个人去了西域,我知道天王早晚要过来的。他说过他的梦想就是在西域建设一个人人平等永无争斗的桃源乡。这种头破血流也不肯回头的人……有时候真是让人羡慕。
我其实就是想看看,能让我爹宁可失去心爱的人,宁可死也不肯交出另一半圣堂之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理想。

三个月之后,我等到了天王和他的部下们。
也帮了他们一点力所能及的小忙。
他们说现在中原武林都知道了我是如何瞒过玄冥子保下了一众小门派,如何暗度陈仓告诉自己的师父和大师兄配合自己作戏,又是如何将虽然解了毒但依旧虚弱跑都跑不掉的二师兄打包送回师门的。
天王说,我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去,但如果我想留下一起追寻理想,当然也可以留下。
你的师父和师兄都很想你。他说。

我知道,我也有点儿想念他们。
尤其好奇我和二师兄杀回逍遥谷的时候,师父老胡大师兄怎么能作戏作得那么像。
当时我真的超担心他们会突然笑场。
后来想想大师兄数年如一日情意绵绵地诉说着“师弟,我会保护你们”。
我就释然了。

可我还是不想现在就回去。
大师兄的爹杀了我娘。师父曾经对我说,谷云飞是在追捕一个大恶人的过程中不幸遇难的。
我知道他们对真相一无所知,也知道他们对我恩重如山。
在曾经漫长的、了无生趣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午夜梦回逍遥谷,无数次后悔当时下了手,后悔当白须白发的老人一跤栽倒的时候,只有二师兄奔过去跪在他身边。
我只是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但幸好,这次二师兄回去了。
我一开始就知道,他总能想明白的。
说温柔漂亮的曹萼华,大师兄不温柔吗!大师兄不好看吗!你们两个平日里相处的状态比喜结连理差多少吗!
真是哔了狗了。

不过我早晚会回去的。
天王说过段时间我们要弄个立国大典,顺便封我个安国侯之类的当当,到时候要广发请帖邀请中原武林各大门派。
大师兄作为新任逍遥派掌门一定会来的。
来了也一定会劝我回去。
我准备象征性地别扭一下就答应他。
我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他被我拒绝就会放弃。
因为我清晰地记得,直到死——他都不曾放弃他身为师兄的责任和义务。
而我也记得,那次玄冥子跑到谷里最后被师父骂跑,两位师兄为了保护我都受了伤,二师兄伤得最重,跟我刚进谷的时候一样,歇了几个月才又开始追着我满谷乱跑。
那时我由衷地希望,我们三师兄弟永远都不会反目,永远都能好好的在一起。
重活一世,最值得庆幸的事情,就是我已经足够强大,能让我的祈愿变成现实。
我们可是传说中的逍遥三侠!你怕不怕?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8

积分

小蝦米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6-7-2 11: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泪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6

积分

小蝦米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6-7-31 13: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天终于忍痛通了龙王线,哭成狗。。。然后赶紧回去读档,试图玩浪子回头,但是真的,官方的浪子回头让我更加悲凉了,胸中那种无奈和孤独无法排解,看到此文,再一次热泪盈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侠客风云传 繁体中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