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侠客风云传

搜索
 找回密码
查看: 1037|回复: 3

[原创文选] 樱开暮雪之融(李长尧)

[复制链接]

63

主题

125

帖子

39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98
QQ
发表于 2015-11-20 02: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简介:本人特别喜欢风吹雪,所以写了风吹雪和东方未明的同人。与游戏里的对话有一定的出入,希望你们喜欢。也更希望能给这两个人在游戏里更多的剧情,总之,希望大家喜欢,希望游戏越做越好!




    你们三个就是天意城的混蛋是吗,好,很好,都集齐了啊。东方未明手提骨齿剑走了过来。黯黑色的骨齿剑身上黑光流动,仿佛一层毒液流淌在剑身上。面色阴沉,说:“你们挺会玩弄人心啊,是吧,好啊。”话语不带一丝感情,但只有最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现在如同暴怒的龙,随时都能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呦,这不是我们的逍遥谷的小哥么。你这是怎么了,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人家干什么啊,是不是想人家了你让旁边的风妹妹,会吃醋的,还是,我让你尝尝真正的女人的滋味呢,嗯?小哥?”人妖娇滴滴的说,同时,万花离经疯狂的运转,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对着个逍遥谷的小哥,他这会死!
    “妈的,逍遥谷的,你想走也不行了,我们天意城内部的事,知道的外人,都死了!”另一个丑八怪说道。浑身的肌肉如同小山一般隆起,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肌肉巨块一般。
风吹雪拦在东方未明的身前,说:“不,未明,你走开,这是我的结局,没有人能从天意城的追捕中逃脱,也没有人能活着离开天意城。”
东方未明轻轻拍了拍风吹雪的脸蛋,手从那暗红色的长发上划过,说:“不知道我的江湖号称,“没有人”么。只是3个死人而已,不用担心。”
“3个死人,哈哈,说的是你自己吧,小鬼,就你一个学武3年的屁孩和一个丧家之犬,真是搞笑啊,”一个青面长指甲的人舔了舔自己的指甲,说:“很快我就能尝尝你们这对小情侣的鲜血了,哈哈。”
风吹雪看了一眼那3个人,叹了口气,说:“未明,谢谢你,是你让我摆脱了黑暗,重新见到了阳光,见到你已经很高兴了,从武当救下我来,我就是属于你了,我不希望你在受到任何伤害,你走,回到逍遥谷,他们绝对不敢去逍遥谷造次的!”
毒露出阴森的笑容,说:“你们还敢打情骂俏,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死的痛快吧!”
“你走啊!”风吹雪想推开东方未明,却被他抱住,对她说:“风吹雪,既然你是我的,就要知道,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到一点伤害。”
“看我结果了这3个败类!”东方未明大喊,同时运行起了禅宗莲花功,一剑刺了过去。
狂大吼一声,浑身肌肉涌动,两只手只手握住骨齿剑,一股劲道袭来,将千钧之力的一剑生生停在面门之前。
就在同时,人妖如影随形,一记点穴,封住东方未明的行动。
而另一边的青脸一口毒雾喷出,在他的内力之下,这毒竟然有开山裂石之威能!
危急万分的时刻,骨齿剑轻鸣,在东方未明的手中旋转,生生脱离了狂的空手接白刃,与此同时一剑刺向浪的面门,猝防不及之间,那诱惑众生的脸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一个侧空翻,避开了毒雾,剑直直的刺向毒。被毒用乌黑发亮的指甲给生生挡掉。
一招过后,竟然是东方未明略有压制!
“啊!!!你完了,我美丽的脸蛋!”人妖愤怒了,那倾国倾城的脸蛋上,被划了一道两公分长的口子。但是,在这愤怒之下却是极度的冷静,因为他深知,这一记点穴,连很多纵横江湖10多年甚至20年的老油条都吃不消中了之后莫不真气难以运转。功力上来就减少5成有余,而这个小子,竟可以无视这次攻击,反手一记乱剑式,反压3人。
他的另外两个同伴似乎也是吃了暗亏,满脸谨慎,3人对视,立刻有了对策。
而东方未明心里也是暗暗吃惊,这3个人的联手之下,竟然如同天罗地网,一瞬间就封锁住了所有的可能的反击与逃生的可能,要不是这乱剑式的群伤与破敌之威,恐怕一开始就要受到不小的伤害。
妈的,一开始就放了大招,还没有什么效果,不愧是天意城的杀手,这3人联手的威力,甚至在武当3人之上!
两边都有些谨慎,终于,狂忍不住了,像一颗炮弹一般冲了过来,毒也亮出了因杀人过多而乌黑发亮的指甲。一起冲了过来。而旁边的人妖,则如同幽灵一般,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乒乒乓乓的声音,骨齿剑砍在狂的身上,只是留下了一道道血印,并发出金属撞击般的巨响,而与此同时,乌黑的指甲如同一道闪电,向未明心脏劈来,东方未明将剑一挑,挑飞那黑色闪电。但是,埋伏一旁的人妖冲了出来,一拳打在东方未明的小腹处!
这一拳也是人妖近乎全力的一击,一拳下去,东方未明痛的脱力,一下连剑都拿不住了,下一秒,漆黑的指甲从他背后划过留下4道血痕,紧接着,狂像炮弹一样撞向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像块石头一样,撞断一棵合抱之木,又撞在另一棵树上,浑身的神经把痛觉以三万六千米每秒的速度狠狠地传入脑中,每一块肌肉都发出一声惨叫。
东方未明缓缓的站起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这反而让他感觉好了许多。
“未明!”风吹雪大喊:“快走,别管我!”
东方未明缓缓地站了起来,擦掉嘴角的鲜血,说:“让我抛弃你走?决不可能,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每一个天意城杀手叛变的命运,所谓的天意难违,我只能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呵呵,小哥,死到临头还说大话,怎么样呀,是不是弄疼你了,没事,死了就不痛了”人妖咯咯的笑起来,如果不是知道他一个人妖,真会被他给勾引。而一旦知道他是人妖,就只有无尽的恶心了。
手提骨齿剑向3人杀来。
金雁功,确实是身轻如燕,而那天意城3个杀手,也感受到了骨齿剑的毒性。身上的功法也开始运行不畅了。
“那小子的剑有古怪,必须速战速决!”毒说。
“嗯,反正那小子也没有多少力气了,下个回合我就要把他砸成肉泥!”狂满脸阴险的说。
东方未明提剑再次冲了过来,3人企图用同样的招式解决他时,却发现他的速度好快,擦肩而过间,狂身上被划了一道口子,毒右手探出,抓向东方未明的心脏,但是,东方未明踩着一片树叶,改变起跳的轨迹,躲过那一掌,只是让黑青的指甲撕破衣衫。
此时,人妖贴近直接开打,东方未明扭转身躯,整个人旋转起来,骨齿剑如同一道黑色的匹练,划出一道道黑光,让人根本无法接近。
只是,如此轻盈的功法,配合如此爆烈的剑法,却是难以完成。几次旋转间,别扭的感觉让他不仅是轻功无法运行,更是难以挥剑。
此时,身上的内力已经耗尽过半了。背后的伤口更是在这种高强度的运转下,许多细小的静脉也断裂开来,血浸满整个后背。
“啊,拼了,诸子剑法!”东方未明大吼一声,一个前空翻,直接砍上去。一打出千就爆发出军万马的气势,这就是诸子剑法,融合了诸子百家之所长,惩恶扬善,无所畏惧。
而这抵御强秦的入侵,恢复西周的制度,仁爱天下的,仁者爱人的儒剑式,剑式一出,带来一种森严的等级秩序,仁而有序,此为儒!
一剑刺去,似有万钧之力,逼得对面没有丝毫的反击的力量。“天意城的家伙,给我死来!”青面男依靠身体,企图去躲避这一次次攻击,但骨齿剑的毒性已经开始侵蚀他的肌体,无论是神经反应还是机体强度都已经得到了明显的削减。
而青面男也自知这毒性,虽然不是致死的剧毒之类,但却对他的战斗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在这儒剑式的牵制之下,他甚至不能去后退,儒剑式就如同儒家的纲常与规章,根本无法去后退,也无法闪避,要么遵守这自上而下的规章,要不就去打破这规章。所以他自知这场战斗不能久战,便使出全身的力量,从正面来一次最惨烈的攻击!
还敢用身体硬抗这诸子剑法,找死!东方未明连续数剑砍了过去招招直逼毒的心脉,逼的毒只能防守。
而在剑的一次挑飞下,毒门户大开!
什么!毒刚闪过这个念头,骨齿剑如同黑色的闪电,刺入毒的心脏之中!
“唔······”毒望着那半截漆黑的骨齿剑:“你·······”
东方未明没听他多说什么,只是将剑一转,将毒的心脏搅碎,也搅碎他最后一点生机。
噗的一声,东方未明拔出了骨齿剑,伴随着几滴飞溅到他眼里的血滴,毒就像一个沙袋,倒在地上。而东方未明,连眼都没眨一下,只是在鲜红的血液的映衬下,杀气更浓了几分。
而他,不眨眼也是真的不敢眨眼,刚杀了天意城四杀手之一,虽然天意城的杀手之间没有所谓的友谊,但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情还是有的。包不其然会有一个人突然暴起伤人。因为,他也接近灯尽油枯了。毕竟天意城的杀手威力无穷,天底下还没有能躲过他们追杀的人呢。
“哼,虽然那个青面的我不喜欢,但你杀了他,就是挑战我们天意城,去死吧!”狂大吼。
东方未明手持骨齿剑而立,鲜红的血液顺着漆黑的剑身流淌而过,滴在地上。他冷冷的说到:“天意城,真是搞笑,四大杀手已经没了两个了你又有什么自信来杀我呢?”
人妖还是那样娇滴滴的掩面而笑,说:“小哥,你现在已经是内力耗尽,又有什么能力来反抗呢,我都忍不住要对你们对恶心的小情侣动手了。”
“所以,你就去死吧!”狂大吼一声,整个人想一发炮弹一样突过来,夹杂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向东方未明冲了过来。
“啊!道剑式!”东方未明催动着为数不多的内力,拼尽全力运用起道剑式,所谓道剑式,则是以道家为基准。道家,以天人合一,以柔克刚!
面对如同炮弹一般的狂,东方未明灵活的起跳,躲过致命的一击,紧接着,骨齿剑借助着狂冲过来的力量,在他身上狠狠地留下一道伤口!
以此同时,人妖突袭过来,东方未明闪身后挥击,黑色的剑与白色的皮肤一闪而过,只给浪留下了鲜血四溢的伤口,浪为躲其剑锋,只得退去。但是却看到了在一旁心脉受损而无力反抗的风吹雪!
而狂趁机将东方未明死死纠缠住,不顾剑伤,丝毫不停止这种近乎疯狂的攻击,东方未明向后闪去,金燕功的诡异身法让他可以轻松躲过狂的攻击,但是!
这每次一近乎全力的攻击,每一次灵动的闪避确实是可以力压天意城的杀手,可他的内力也在疯狂的消耗着。尽管有道剑式的天人合一以吸收天地之灵气,但很快,他的内力已经彻底枯竭了!
就在东方未明躲开狂的攻击的时候,突然全身上下一阵脱力,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团比金石还硬的肌肉块,撞在身上!
啊!伴随着一口鲜血从嘴里涌出,狂趁此良机,拳头如雨点一般打在东方未明的身上,紧接着一口咬了下来,东方未明只是来得及抬起手臂,确实传来一阵剧痛,他的左臂上被撕扯下一大块肌肉!
此时的东方未明提剑拼命的砍在狂的身上,但已经力尽的他,已经无法对硬如金石的狂造成伤害了。
啊,我不能就这样啊!我······东方未明思维闪烁间,狂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他的小腹处。比上一次的力量大了两倍之多!
东方未明再次击倒数棵树木,最终无力的滑下来。
我不能输,我答应过她,我要保护她的!东方未明缓缓的站了起来,浑身的内脏似乎已经错位了,难受的恶心,喉咙里难以抑制的涌出一股腥甜。他呸的一声吐出来,尺骨剑紧紧的握在手中,因为,他绝对不能输啊!
“还想负隅顽抗吗?”狂看了看缓缓站起来的东方未明,说:“是时候送你一程了,敢惹我们天意城的人,还是下辈子投一个好胎吧!”
狂再次冲了过来,东方未明拼命睁大双眼,却是只看见一个无限放大的拳头!一拳打在脑门上!
“未明!”东方未明脑袋重重的摔在地上,只是听见了风吹雪的呼喊以及逐渐走向她的人妖。
不行,不能让他接近风吹雪,她伤及心脉,根本没与之抗衡啊,我必须站起来······
而下一秒,两眼一片漆黑,他强行睁开双眼,就看到风吹雪被人妖压制着打,身上划了几道伤口。本来风吹雪武功是在人妖之上,但她受的重伤导致她的身手不再想以前那样敏捷而致命,只能是躲闪,但却只是苟延残喘了。
而东方未明却是被狂捏着脑袋提了起来。狂用低沉而冷酷的声音说:“这就是违背我们天意城的下场,你放心,我们会让你们知道,死,是多么痛快的事!”紧接着,又是对着他的小腹狠狠的击打下去.
东方未明感觉整个人的魂都要被击出去了,两眼一片血红,有涌出无数的小黑点。待他重新恢复视力的时候,风吹雪已经被击倒在地了,却是已经无力反击。
又是一记重拳,在剧痛之下,突然冒出了无暇子的身影。东方未明心想:都说死之前会浮现出最重要的人和事,我难道是要死了,没想到是师傅,我还以为是云儿和雪妹呢······
“未明,什么是大侠?”无暇子突然问道。
什么······什么是大侠么,都要死了,还管这个干什么······
“未明,回答我,你为什么要成一个大侠?”
“你为什么要称为一个大侠!”无暇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成为大侠的目的······我要成为像小虾米一样的大英雄的啊,不是一开始就说了吗。
“你成为大侠真正目的是什么!”
“我·······”
······
在那酒馆中:“风兄,下次别忘了带上你的酒具,不然就只能你看着我喝酒了。”东方未明喝了一大口美酒,醉醺醺的说道。
“看人喝酒,岂不也快哉?”风吹雪脸上永远都是那个笑容,给人假假的感觉。
······
树林之内,风吹雪满脸都是难以相信的表情,说:“你为了我,去挡下这暗器······”
东方未明哈哈大笑,说:“这又怎么了,我们不是好朋友的吗,为兄弟两肋插刀是我的人生准则!”
“你个笨蛋,你为什么要来趟这混水啊,还把自己伤成这样,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东方未明缓缓的脱掉上衣,一边脱一边吸着凉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脱了下来,看到的却是不再带着假笑容的风吹雪,,心中不由得一惊,说道:“,风兄,话说这才是真实的你么?还以为你就是那个咬文嚼字的讨厌的家伙呢。”说到这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我是说这样的你更好。”
“我以前的样子很讨厌是么?”风吹雪狡黠的一笑,随手从行囊里拿出高度的白酒,说“不行,都伤成这样了,得用酒消消毒。”
“啊!!你这是刻意报复我的吧,疼。”
“男子汉大丈夫的,这都坚持不下来么?又来了啊,忍住。”风吹雪咯咯的笑了,举起白酒就倒在东方未明的身上。
“啊!又不是你,你试试这个有多疼!”东方未明哭丧着脸说。
“得了吧,我还没试过?我都习惯这种疼痛了。”风吹雪一脸不以为意,轻轻吹了一下伤口,又举起了酒。
“啊?风兄你?啊!!”东方未明已经痛的奄奄一息了。
“行了,这样就不会感染了,我再给你包扎一下就可以了。”风吹雪熟练的拿出纱布来,缠在东方未明的身上。而就在他手从东方未明的身上划过的同时,东方未明心里猛地一颤。这个感觉,就好像,就好像跟沈湘芸在一起吃完元宵躺在她身上的那种感觉几乎一样。他一时间都痴了。
“怎么了,看你那个样。”风吹雪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把纱布往紧处一勒,痛的东方未明发出一声惨叫,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风吹雪切成幽默的模式,说:“哦,不好意思,弄疼你了没事吧?”
东方未明满脸委屈:“你这是存心想报复我啊。”
风吹雪举起酒来,说:“哈哈,什么报复,我这是为你好才对,不行,还得再消消毒。”
“不要啊!”
“能不能男人一点啊,还男子汉大丈夫呢,这样怎么做我的兄弟?”
“哼,对了风兄,这么说的,咱们就是好兄弟了是吧?”东方未明死死地盯住风吹雪的眼睛。
而风吹雪则是转过头去,用很无奈的声音说:“是啊,就算以前不是,这样也是了。”
······
东方未明不顾风吹雪的挣扎,解开了他的衣服,映入眼帘的除了伤及心脉,正在渗血的伤口,还弹出那脱离束带束缚的胸部,东方未明一时间愣了,说:“风兄,哦不风姑娘,你是女的!”
风吹雪脸上浮出一片红晕,想要推开东方未明,但却气若游丝的说:“你滚,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只是一个杀手而已啊,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啊!”
“什么值不值得,不行,这,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眼下也没办法了,这伤口怎么这么深?不行,我得赶紧给你上药了。”说话间,他已经解开了行囊。
风吹雪尽管是一个杀手,但也是第一次在一个男的面前褪去上衣,把上身全部露了出来,大片雪白的肌肤,胸口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注视暴露在在凉爽的风中。她轻轻地蜷缩了下身子,说到:“让我死在这好了,我有什么好救的,我不过是一名冷血杀手罢了,你赶紧走啊,不然你也会有危险的。”
此时的风吹雪对所有的正常的男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东方未明也必须承认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但此时风吹雪情况危急,就好比是从死神手中来抢这条命,急的满头大汗,一边在行囊里搜索药品,一边自言自语:“神医给我的药,我看看,九转还魂丹,金疮药,还有酒精和绷带。还有闭嘴,什么让你死在这,你是我东方未明的兄弟,哦不,反正我不可能放任你死去而无动于衷。这酒精很痛的啊,忍住!”
风吹雪几乎是躺在了东方未明的怀里,满脸脸上浮现出大片的酡红,在害羞和伤痛中,细声说到:“你让我死好了,你个笨蛋,我只是一个杀手,最后的结局就该是这样,我逃不掉的。啊!”
东方未明放下酒精,拿起金创药,说:“叫你做好准备。还有什么结局逃不掉的,告诉你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这天要你死,我就逆了这天,我可号称阎王愁!”说话间,三两下就将金创药敷好,拿出了绷带。
“我真的不值得啊,我只是一个冷血的杀手,就算你能救过我的命,你能救过我的心吗?”
“你是冷血的杀手?风吹雪,我告诉你,如果你是冷血的杀手,你会用刀背打晕齐丽吗?你会见义勇为拔刀相助吗?你会你会让破镜重圆吗?最重要的,你还会救我吗?所以别说你是什么冷血杀手了,我就没见过这样有侠义善良的冷血杀手!”此时缠绷带反而成了最大的问题,因为胸口处实在是不好意思下手,哦不,缠绷带。他于是在心里默念神医教他的口诀:医生眼里没有男女之分,医生眼里没有男女之分·······
风吹雪面对在她胸口缠纱布,不时还有一点点肉体上的接触,脸红的更厉害了,身上也泛起了一片淡淡的红色,想要离开却一点都不能动,只能轻轻地说:“你不懂,我只是一时高兴罢了,我也可能一刀杀死你的······”
“你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见义勇为的好姑娘。好了,终于缠上了。”此时,东方未明才发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
“你·······”
“好了,别说了,吃了这个九转还魂丹,我给你输送内力,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你救活了我,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天意城会追杀我,正派和邪派也不会收容我的。与其一辈子做一只丧家犬,还不如就这样死了好呢。”
“没有了容身之地?你不是还有我吗?你认为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呢?”东方未明正色道,他发现,风吹雪最大的问题,不是武当掌门那一剑,而是自己内心的魔障,这个心病不解决,她这一辈子都只会活在阴影中,活在自己制造的阴影之中。
“这个世界?充满恶鬼的地域。”她顿了一顿继续说:“天下没有地方可以容我,只有天意城,而天意城里面就是地府一般,没有所谓的感情,只有领单,杀人,领单,杀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要么你爬上高位,要么你就是无声无息的死去。但是在外面,就是地狱的啊!”在说这话的时候,她想要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又回到了那片地域之地,但却无法掩盖那股认命的凄凉,那对时间一切的恐惧,东方未明仿佛看到一个小女孩蜷缩在黑暗的一角,拼命想远离那片黑暗,但却只能坠入其中被黑暗一点点吞噬。
他长叹一口气,说:“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在天意城待下去呢?为什么不去找一片自己的天空?就只是因为怕追杀到死吗?”
“你不懂,虽然天意城是地狱,但那是我唯一能回的地方,也是唯一在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不用担心你的生命危险的地方。而除了那里,天下都不喜欢我。”
久久的沉默。就像远航的船,终究要回到港口之中,飞天的风筝,却也是无法脱离风筝之人的那道看不见的线。一个地方,一个连家都不是的地方,只是能在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能够安心睡一觉,但就是这样,但就是有一千个不喜欢不愿意,但最终还是舍不得啊。因为那个未知的外面,更令人感到害怕!
“我知道,我唯一的归途就是天意城,好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风吹雪凄惨的一笑,“我还是该走了,至少我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他们还不舍得杀我的。谢谢你。”
东方未明猛地站起来,一把拉住风吹雪的手,说道:“不要走,雪!管他什么天意城,如果有人想要伤害你,那我就去先杀了他,如果哪个门派想欺负你,那我我就去灭了那个门派,如果整个世界不喜欢你,那这个世界就是我的敌人!”一句阴冷不羁狂妄的话脱口而出,东方未明毫未在意,顿了顿继续说:“我不管会发生什么,你都是我最好的好朋友,而且你以后会有更多的好朋友,像我的师傅,大师兄,二师兄,云儿,任建南,傅剑寒等等,都会成为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也不用假惺惺的说话,不用担心那黑暗的地域,不用担心那随时可能的死亡。那才是你真正应该过的生活,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世界!”
“我······”
东方未明死死的盯着风吹雪的眼睛,说:“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连佛都愿意给人一次机会,为什么你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找回一个属于你的未来?不要回去那个地域了,我会带你去看着真正的世界的!”
月光如水,洒在这两个人身上,给他们罩上一层淡淡的银霜,东方未明的眼睛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似乎就是一座山,也要劈开,就是一条河,也要截断,就是千军万马,也毫不畏惧的斩过!
风吹雪靠噗嗤一笑,摇了摇头说:“都说男人就会骗女人,今天我是信了。”她轻轻地靠在在东方未明的身上,一股幽香笼罩在东方未明的身上,刚才他只是忙着包扎,现在才发现她是有着如此致命的吸引力。他几乎要晕过去了,只是听见风吹雪说:“让我抱一会好么,我真的好难过。”
东方未明轻轻地抱住她,说:“雪,有什么话,什么苦,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吧,没事,有我呢。”
“我·······我从小是个孤儿·······”
·······
未明,你为什么要习武,为什么要成为一个大侠?
我······我希望强者保护弱者,我希望富人接济穷人,我希望让每一个人都过上好日子,我最希望我可以保护身边的人啊!
·····
突然间,仿佛回到跟师傅练功的一个场景,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去保证自己挂在墙上而不掉入下面的剑阵,但是他已经没了力气了。他痛苦的说:“师傅,我已经没了力气了,啊!”
无暇子慢悠悠的说:“如果没有力气,那你就去死吧,我回去睡觉了,明天早上见。”
“师傅!师傅,你别走啊,我去······!”东方未明发出一阵阵惨叫。
半夜的时候,东方未明已经脱力向下掉去,就在那一瞬间,无暇子如风一样冲了出来。“师傅,我就知道你会出来的。”无暇子严厉的对他说:“未明!如果这是在现实的危机万分的时刻,没有师傅我,你怎么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要守护的,爱的,被别人打碎吗?就这样放弃吗?”
·······
啊!东方未明猛然睁开眼睛,一拳打在提起他的狂的身上,抽出缠在腰上的盘月剑,一剑砍向狂的左臂!
这小子!狂只是冒出这个念头,想给他一拳,却发现左臂已经有一道巨大的伤口,剧痛之下竟然使不出一点力气!
“啊!!我有要守护的人啊,所以我绝对不能输,所以你就,去死吧!”东方未明疯了一样的大喊。
墨剑式!
诸子百家中的墨家,兼爱非攻,反对不正义的战争,就像祖师爷墨子一样,帮助弱小的国家,抵御外敌,作为诸子剑法中最高也是最难的大杀招,想要施展就要有一颗帮助弱小,惩恶扬善的心,因为心有所属,所以此战必胜!
怎么可能,他已经耗尽所有的内力了,怎么还可能施展如此强大的招式!狂心里警钟狂鸣,已经数年没有遇见过的死亡的感觉,像潮水一般涌入!
狂是经历过很多的生死之斗的狠角色,在这紧要关头,催动起全身所有的内力,汇聚于双臂,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向四周辐射而出,这股威力已经可以把胆小的人吓尿了。
而东方未明丝毫不惧,拼尽全力迎向狂的拳头,举剑飞舞,已经燃烧生命的他,至于什么后遗症,什么伤口,那是留给活人去考虑的!
破而后立,碎而后成。就象二师兄的那一记落子,那一往无前、无所畏惧,置之死地而后生,限之亡地而后存!只有在死亡中,才能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东方未明挥舞盘月剑,与狂拼命而战,数招过后,竟然拼着硬抗狂一拳打在脑袋上,将盘月剑送入狂的嘴中!
他在已经是出于燃烧生命的时刻,硬抗那一次重拳,已经让她昏昏欲睡,眼皮如挂铅坠一般,合上了眼,也许就再也睁不开了!
此时的人妖与风吹雪已经被他疯狂给惊呆了,但人妖急忙运起全部的功力,欲一击杀死风吹雪。
“你敢!!!”随着声音一起过来的,还有那柄任剑南赠予的神剑令,这十余公分的小剑,却是铸剑山庄花费数年而锻造而成,平时只是作为的一柄信物,但作为暗器,却也是一发嗜血的神兵利器!如同一道耀眼的白光,刺入人妖的后脑,彻底摧毁了他的任何反击的可能。
赢······赢了······我说到的,我也已经做到了······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之后,自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那是徐子骥讲的两句话句话,似乎是出自什么西方外夷。但就是这说出来的时候,东方未明被这两句话的淡定和坦然给镇住了,所以记得死死的。
他缓缓的倒在地上,闭眼前最后的画面,是向他奔来的风吹雪。
······
“雪儿!”东方未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发现是在在自己的房间里。心脏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一股不祥的预感从脑海中涌出。这时候,却听到了有人说:“未明,你醒了?”
循声而看,却是风吹雪在他床边,脸上浮现出一股疲惫,眼里也充满血丝,似乎是很久没有合过眼了。
“雪儿,赢了吗,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东方未明急切的问道。
“未明,谢谢你,嗯,能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风吹雪扑在东方未明的身上,哭了起来。
“雪,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愿意与我长相厮守,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吗?”
“你说的······都是真的?”
“字句肺腑!”
“哟,这么忙啊,我还是不打扰你们了。”沈湘芸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冷冰冰的说道,摔门就走。看来是知道了一切。
“云儿,别走,我·······”东方未明大喊,同时从床上跃下,但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劲,脸着地摔在地上,狗啃屎。
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把沈湘芸拉进屋里,瞟了眼不知所措的风吹雪,关上门,对两人说:“我不管什么其他的,我就喜欢你们两个,将来你们就是我的老婆,谁不愿意,不愿意,我,我就摔狗啃屎摔到你们愿意为止!”
“傻瓜,”沈湘芸扑哧一声笑了,说:“我们已经认为姐妹了,就知道你这个家伙会这样做,便宜了你了!”
“真的?”东方未明看了看风吹雪,得到的是她的点头回复后,一蹦三尺高。
“哈哈,你们就是我的老婆了,太好了,来,抱一抱。”
“好啊,刚痊愈就想这样,云妹,打死他这个臭流氓。”
“好的,看招!”
“啊!救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24

积分

小蝦米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6-3-11 08: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真的注意了。。。 楼主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2

帖子

60

积分

拜师学艺

Rank: 2

积分
60
发表于 2016-3-13 14: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你,支持楼主!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3

帖子

68

积分

拜师学艺

Rank: 2

积分
68
发表于 2016-3-21 10: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感谢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侠客风云传 繁体中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